中国领先的企业技术服务平台

返回贤集网 返回论坛
贤集网技术论坛APP下载
0 回复贴,共 0回复 收藏

又一外资撤离,制造业怎么了?

友达光电在上海的松江工厂要关门了。


友达光电为全球第三大、台湾第一大液晶显示面板制造商,拥有完整的3.5代至8.5代生产线,提供1.1吋至85吋涵盖各类显示器应用之面板。


员工们在工厂打出了“友达赢利十余年,一朝关厂见血泪,奸滑工厂讨公道”的横幅,以表达对工厂突袭式关厂的不满。



截至2018年1月,友达光电累积专利申请量已达23,900件,获核准之全球专利总数超过17,800件。而自从2006年合并达辉后,在笔记本液晶屏的市占率一下跃居全球第一。


据网友爆料,友达松江工厂辉煌时代拥有7000员工,近年来人数逐年下降。


其实,位于上海松江的工厂,一直仍处于盈利状态,并且在2017年,友达光电还在台高校招聘1200位工程师,扩大招聘云端系统开发及大数据分析方面之人才。种种迹象表明,友达关闭上海工厂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其重要客户三星及苹果悄悄转移订单所致。


过去几年,三星开启了一波浩浩荡荡的产能大迁徙,不断地把位于中国大陆的产能转移至东南亚,导致在中国的用工人数急剧减少。截至目前,三星在中国的用工人数不足3000人,而在东南亚地区的用工人数却达到了14万,比当年鼎盛时期的中国还多出4万。此外,三星去年在越南砸下的100亿美金的投资,更是占到了去年越南工业总产值的15%左右。三星作为友达的重要客户之一,势必作出相应调整。


三星帝国的大名,想必人人都如雷贯耳,这家去年营业额1800亿美元的巨头,让苹果也畏惧三分。但近年来,三星一直在加快撤离中国步伐,特别是在萨德事件发生后,三星撤离更是坚决,在中国大陆员工从几万名,到现在几乎所剩无几了!


三星在中国产业转移仅几年,带来的是百万级工作岗位流失和税收减少,对中国制造业是不小的损失。


很多人很不屑,三星走了就走了,咱们已经有了华为、小米、OV等国产手机,正好可以抢占份额了,好走不送啊!


媒体可以看热闹不嫌事大,但对涉及三星的就业家庭,就肯定笑不出来了;三星的出走,重创的绝不仅是几千上万名三星员工,而是庞大的配套产业链,包括三星在中国供应链企业,诸如文中所述的友达光电,以及上下游行业。


但事情远远没那么简单,三星在越南狂砸百亿美元投资,越南取代中国,成为三星最大生产基地;


更令人忧惧的是,不仅仅是三星在撤离,松下、夏普、东芝、索尼、苹果都在偷偷撤离,特别是苹果系,在中国的产业链高达万亿产值,仅仅是富士康,就解决了就业近百万人;如果苹果真的撤离,国内无工可打的日子,真的就要来临了!这绝非危言耸听。


至于苹果的产能转移,则显得波谲云诡。从3月份富士康火箭般过会成功,到如今却迟迟未拿到批文;从苹果第一季度每股收益、营收及iPhone销售量均超出预期,但蓝思科技、裕同科技等苹果供应商业绩大幅下滑;从富士康产业园区春节后静悄悄一片到小米与富士康在印度连开三家新厂。各种数据打架及诡异的现象表明,苹果很可能正悄悄把部分订单从中国大陆转移到美国、南亚及东南亚地区。


另外,中国整体经济形势、贸易摩擦等因素也可能会对外资企业在华投资产生不利的影响。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外资在中国完全衰败了,已经不堪一击,但事实呢?在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外资贡献上海2/3的工业总产值;对深圳经济贡献高达70%;广州外企多达2万多家,占工业总产值也达到62%!


此外,包括长三角的工业重镇苏州,台资较多的厦门,外资都占据压倒优势,只有央企扎堆的北京,外资才稍显弱势。


这充分证明了,现在并非外企离不开中国,而是咱们需要外资,这才是赤裸裸的现实;只可惜,多数国人并没有意识到,依旧还沉睡在盲目自大的梦幻中。


目前,整个产业资金流脱实向虚的问题已经很沉重。


像三星,友达这类企业都属于高端制造业,和传统的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的制造业还不一样。但即便是高端制造业,如今也已落到这个下场。


现在,人们的价值观已经偏离,崇尚的已经不是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发展,而是以房地产和金融市场为代表的虚拟经济。


看看近几年制造业尤其是民营制造业出现的倒闭潮,并不完全都是因为低端和落后,而是因为整体走进了“高风险、低回报”的怪圈。可怕的是,民间投资持续下滑,现已负增长。


几乎所有制造业巨头都在运作地产或金融项目,成为一个明显的反差。所以你看到了美的地产,海尔地产,联想地产。


脱实向虚急剧蔓延。钱是最聪明的,它会流向利润丰厚的地方,资本用看似最合理却又最无情的方式在攫取着越来越小的蛋糕,于是人们不断地加杠杆。


感觉很酸爽,后果很严重。贪婪是资本的本性。


金融领域是乱象丛生,太多太多的机构本身没有创造任何价值,只是在玩投机炒作,在玩资本的游戏,你说他们创造的价值体现在什么地方呢?如果为部分人牟取暴利也算一种价值的话,可能还是有点价值?


土地财政让地方政府吃饱了,在有些城市,他们觉得脏乱差的制造工厂已经影响了环境,不能代表城市的形象,工厂的去留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沉浸在房地产和金融的海市蜃楼中,忘记了这个城市的兴旺之本——制造业,也忘记了来时的路。实业为本,金融为用。我们还是要回到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高附加值的制造产业。


北大经济学教授周其仁:体制成本升得太快,是当前经济最要命的


产业资金流脱实向虚是一方面,深层次追究,体制成本也是重要一方面:土地成本上升,企业运营成本上升,都和体制成本紧密相联。


当年改革降下来的体制成本,现在重新涨上去了。


涨得最快的是什么东西?税收,法定的社保缴纳,政府收入。


特别是社保缴纳的压力已经非常之高。我国社保缴费率世界排名第一,缴费基数是邻国的4.6倍。


据清华大学教授白重恩的测算,中国社会保险法定缴费之和相当于工资水平的4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我国的社保缴费率在全球181个国家中排名前列,约为“金砖四国”其他三国平均水平的2倍,是G7国家的2.1倍,是东亚邻国的2.6倍。这些都是企业的成本。


税收和政府收入也在上升,但藏富于民应该更是健康的政策方向。


经济增长时、成本优势就丢了,你原来就是靠成本优势吃饭的,最要命的是我们这个体制成本升得太快太快。


所以,国民经济从那么差的状况走到今天,只发生在一代人之间,我们引以为豪。现在经济下行,出路是什么?当你的独到性优势还不明显的时候,你还得往成本优势使劲下注,降低成本最重要的事。


因为体制成本是中国经济的决定性变量,体制成本降,经济增;反之亦是。


工信部部长苗圩:"中国制造"没有我们想象那么强大


“中国制造”不像我们想象那么强大,西方工业,也没有衰退到依赖中国。我们的制造业还没有升级,制造业者已开始撤离。


作为主管制造业的中央大员,苗圩的观点基本上代表了国家认知。


苗圩说,全球制造业已基本形成四级梯队发展格局:


第一梯队是以美国为主导的全球科技创新中心;


第二梯队是高端制造领域,包括欧盟、日本;


第三梯队是中低端制造领域,主要是一些新兴国家,包括中国;


第四梯队主要是资源输出国,包括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非洲、拉美等国。


苗圩表示,我国已成为制造业大国,但还不是制造业强国。


中国在制造业上要走的路有多长?30年真的不算长。


只是在当前的环境和价值取向下,由谁来走完制造业的下一个30年?


关键的是中国制造在在离目标30年的地方有些人已经开始逃离。


今天,我们又站在了一个十字路口。我希望如今的中国,能够自我革新,脚踏实地,扎扎实实做制造业,做“中国制造”。      


但令人无比吃惊的是,面对部分水土“不服”的外资企业的撤离,有些新一代的年轻人可不这么看。在他们看来,这些外资撤走了,就会有成百上千个华为、中兴、美的、格力、京东、腾讯、阿里站起来。


很多年轻人是乐见这些外资撤离的,尽管他们有没有经历过父辈的艰难困苦,但他们坚信外资的撤离是中国强大的结果,而不是被抛弃。


“我们不需要低端产业!这种低附加值的制造业被淘汰了活该!租不起工厂的滚!


这样的言论,算是近年来在产业升级、房地产立市的大旗下,外资和实业撤退凋零现象的一种反讽。


可怕的正是这种思维:被嫌弃的制造业,封闭的年轻人。


殊不知,走了一个龙头企业,影响的是一条产业链。


他们很少能意识到,这些外资企业撤离后,不仅意味着该企业的员工失业,更意味着依靠其生存的整条产业链被斩断,大一片同胞将要失去饭碗;他们也看不到,目前很多高端制造业核心技术,其实都被欧美日企业所掌握垄断,经过40年的发展,我们还仅仅是学到了皮毛,处于卖苦力、代工的水平,产业升级远远没有完成,外资的撤离,让我们失去了最后学习的机会,成为闭门造车、夜郎自大的梦想家。


更可怕的是,外资撤离让我们失去了一种兼容并蓄的心态和思维,从狭隘到开放很难,但是从开放到狭隘就在一瞬间!


失业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正在越来越封闭,越来越愚昧,这是无法治愈的硬伤!我们都沉浸在钢筋混凝土的虚假繁荣中,长睡不醒!



回复
0 个回复,共 0
发布回复

  • 获取验证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