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领先的企业技术服务平台

返回贤集网 返回论坛
贤集网技术论坛APP下载
0 回复贴,共 0回复 收藏

那些年,我在华为当“猪队友”的经历......记录自己的挣扎与成长

转眼间,我在公司已经工作八年,度过最有活力的青春年华,经历了不少高光时刻。但繁华已逝,记忆中最清晰的还是这八年中几个比较痛苦的经历与场面以及与之相伴的挣扎与成长,分享出来与诸君共勉。




1  

细节决定一切

考核补录不认识RMB

十个亿人民币调整数不见了!



我入职第二年,曾负责过部分指标的考核数据补录,这是个职责重大的岗位:各类考核调整事项通过我补录数据进系统,影响最终各个区域和组织的考核结果。这个重大的失误发生在当年农历的12月29日,正值年度结账,也是春节前最后一天上班,我已经买好了当晚回家的火车票。当天上午,我突然接到一个比较紧急的调整事项,调整金额接近10亿人民币,和一线同事一起争分夺秒找各路领导签字审批,拿到所有审批后就进入录入环节。一线同事准备好最后的录入数据发给了我,我放到模板里复核了一下觉得没问题就录入了系统,显示录入成功,没有报错。



本以为万事大吉,但就在我去火车站的路上突然接到账务同事电话:“兄弟坏了,你录入那笔数据没看到,IT正在定位问题,你赶紧检查一下你录入的数据!“这个时间点已经是定稿前录入考核数据的最后时间窗口,数据没录入进报表,就没有再调整的机会了。我这只准备悠闲回家过年的小蚂蚁突然掉进了热锅里,在出租车上赶紧打开电脑登陆系统检查录入情况,没有乱码,也显示录入成功,但数据去哪了呢?这时,我一边把录入数据发给账务的兄弟,方便IT定位问题,一边赶紧通知一线的兄弟,让他也再复核一遍,他也没检查出任何问题。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三个人都在焦虑地等待着定位结果,傍晚7点终于定位出了问题。原来系统默认只识别CNY,我录入币种代码错用了RMB,系统取数的时候自动把这笔数据排除掉了。更悲剧的是,因为取数规则的调整需要IT变更,在终稿出具前已经无法修正了。听到这个结果,那一刻确实有点懵了!十个亿的数据没进去啊,眼泪都差点没憋住,捅这么大篓子这可咋办?



大错已成,我也只能想补救办法,幸好这不是对外披露的财务报告,咨询完前辈后我向一线的兄弟反馈了初步处理方案:提供手工版数据给HR计算考核结果,处理结果周知相关部门。我在火车上硬着头皮跟主管报告了事故和处置办法,我的主管说:“事情已经这样了,别纠结了,年后上班一起讨论怎么处理。”



最后,事件按既定的方案完成处理,没有影响相关区域的考核。整个过程中我的主管及一线同事并没有给我一顿“狂风骤雨”,甚至最终处理方案上报到很高级别的领导,也没有人提出要对我个人给以什么样的处罚。时至今日,依然感恩这样宽容的氛围,也忘不了那个在焦虑和自责中度过的春节。现在只要是录入或者报告重要数据的时候,我脑海中都会闪过当年的画面,心中默念“仔细,再仔细一点”。





2  

差点成了猪队友

“表哥”,明天要见客户谈方案

你的保函数据呢?



接下来两个故事发生在我外派期间,在入职的第二年我去了A国家负责了B系统部的回款,这是个出了名的难缠客户。在我去之前,这个岗位上的同事连续几任不是转岗就是离职,干的时候都不超过两年。我到了A国后,前任回款经理转了客户线,继续和我搭档负责回款,工作分工基本上是他主外我主内。


那年,我们正准备和客户谈一笔很大金额的保函提前释放,数据整理的工作落到了我这个资深“表哥”的身上。历史保函基础数据一团乱麻,系统部X亿的保函存量连个台账数据都没有,每个项目下有多少保函,哪些释放了哪些还有效都不知道,电子扫描件也没有,更不用说把保函与站点交付进度对应起来找释放空间。一切从零开始,我花了整整两个星期的时间,终于把每个项目开过多少保函、涉及哪些发票、哪些还未释放搞清楚了。



但是这还不够,我们要去找客户谈集中释放,还要把每个项目的RFS(具备商用条件)/PAC(初验)已获取比例计算整理出来。我需要把CSO(合同管理履行支持部)的开票台账中分项目数据汇总在一起,统计一下分年的总体交付进度比例,看起来工作量还不算大,我就有点掉以轻心,计划在谈判前一天集中整一下。过程中我的搭档还提醒过一次,数据一定要准备好。当天,我就把自己关“小黑屋”一个人折腾起来,大概下午4点左右把数据整出来了,保险起见发给我的搭档审核了一下。


这个时候出现意外了,汇总表看起来没啥大问题,但是我的搭档发现有40个项目基础数据有问题,有的RFS比例超过了100%,有的保函释放比例已经超出RFS/PAC获取比例。基础数据都有错误,第二天跟客户的会议没法开了,这可是策划了一个多月的事情。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火急火燎一个个去核实异常数据。但是项目太多了,搞到晚上十二点才搞完一半。我的搭档也变得非常焦虑,隔个半小时打电话催我,“一直到凌晨两点。我的搭档忍不住爆发了,电话中狠狠地数落我一顿,关键时候怎么掉链子?可惜,这会已经顾不上吵架了,只能说“兄弟,别说了,你先去睡觉,明天早上9点保证给一个可用的数据给你!”那晚,我在宿舍一直整理到早上6点多才搞完,发出去邮件那一刻所有的情绪都释放出来,蒙在被子里大喊大叫了得有两分钟。



幸好,谈判进行得很顺利,争分夺秒地完成了救赎。但这个过程太痛苦和纠结了,差点成为“猪队友”辜负团队信任关键时候掉链子,希望以后再也不要成为这样的角色。



3  

梦游也在做融资

目标重压之下的焦虑与狂躁

你是对结果还是对过程负责?



都说一线压力大,直接负责经营指标的兄弟压力更大,回款经理也算一个。我真正感受到这样的压力是在2014年一季度。当时,代表处经营压力比较大,开年两个月过去了现金流和利润都是负数,作为回款经理更是惭愧,前两个月我们系统部基本没开胡,存量发票很少,1-2月开票也不给力,确实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从上到下都弥漫着焦虑的情绪,代表处破天荒在周日早上开了一个动员大会,3月份一定要雄起。会后立军令状我们分到了大概5000万美元的回款小目标,我和我的搭档分析了一下,手上能用得上的发票大概2000万美元,其余的要靠项目组冲发票和清理争议发票,更要命的是客户压根就没有准备这么多付款预算。这只能是个死马当活马医的活,我们调动各方力量,能验收开票的站点一个个和交付项目经理审视,能清理的争议发票一张张去跟客户核对。每天都在极度紧张和忙碌中度过,早上开会定计划,白天要去跑客户,晚上回来接着开会过进展。但是两周过去了进展非常不理想,压力累计到不可承受的地步,我晚上睡不好,白天感觉头皮发麻,身体虚得很,脾气也到了一点就炸的地步。在系统部例会上因为进展的问题和系统部主任硬怼了几句,那个时候我需要更多的帮助,也为无法有效调节压力感到惶惶不可终日,确实无法接受任何批评了。



那天,带着一肚子的不服气结束了会议,好在兄弟们都察觉到了我的状态不对,都主动帮我跑一些疑难问题。很快,我们攒够了发票,但是留给我们也只剩不到一周的时间了,要说服客户走汇票卖断把钱付出来,气氛也变得更紧张。曾经有个领导说:“什么是目标?就是你早上醒来想的第一件事和睡觉前想到的最后一件事情。”就在要启动汇票操作的前一天晚上,我望着天花板久久不能入睡。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我哥从国内打过来的电话吵醒了:“你昨天半夜又发短信又打电话给我,说要搞个什么融资,还说要开汇票,是个啥事情啊?”我赶紧查了一下手机,看到短信和通话记录哭笑不得,我居然梦游了,凌晨两点发了个短信“哥,我想做个汇票。”当然,最终梦游成真,钱还是在3月的最后一天下午到账了。现在,我偶尔也会翻出这个梦游短信的截图来看看,回想一下那种令人窒息的压力和狼狈。



以上是我过去在公司八年的一些经历,一路走来狼狈不堪,潇洒全无。在这一刻,只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感谢老天成全我。希望下一个阶段,还可以在相对宽容的氛围中继续成长,真诚地面对自我,多开“神助攻”少做“猪队友”,面对人生更从容一点,淡定一点。



本文来自《华为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回复
0 个回复,共 0
发布回复

  • 获取验证码 *

主题信息

推荐主题